为真正的「鉴识迷」所写:如何分辨自杀与他杀的上吊?
分类:A鲜生活

颈部是脆弱的维生管道,也是脑部和身体之间的关键连结。脑部和身体之间所有的神经传达都要经由脊髓通过颈部;心脏供应脑部的所有血液则需流经颈动脉,主要是喉部左右侧的两条颈动脉。空气必须通过颈部才能到达肺部,然而这条生命的公路却十分外显,容易因意外或蓄意伤害而受伤。如果颈动脉阻塞,就会阻碍充氧血送至脑部而造成窒息。这就是勒杀时的情况。  

所有勒杀案件的死亡原因皆为大脑缺氧,亦即脑部氧气含量不足。这是因为勒杀会阻断气道,致使受害者无法呼吸,加上阻塞颈动脉,导致血液无法流至大脑。这两者中,又以颈动脉阻塞为失去意识与死亡的主因。人可以几分钟不呼吸仍保持清醒与活力,但如果脑部的血液供应中断或受到严重限制,就可能于几秒内失去意识,并在一分钟左右死亡。我们在这章的稍后会看到,颈动脉受到压迫时失去意识的速度快得惊人,这是勒杀和自慰性窒息(autoerotic ritual)时,导致死亡或脑部受损的重要因素。

虽然并非通则,但所有形式的勒杀经常导致结膜(眼球周围的粉红色组织)与巩膜(眼球的白色部分)出现点状出血(petechial hemorrhage,又称瘀斑,petechiae)。点状出血是指血液渗进结膜与巩膜所造成的小红点或血丝。勒杀使颈部血管内压突然急遽升高,此压力传至眼球的血管,因而造成渗血并发生点状出血。

勒杀时,外部的力量压迫颈部气道和血管,这会阻碍血液流至大脑,同时使空气无法进入肺部。勒杀有三种基本型式:

扼死(manual strangulation):徒手勒杀索状物勒杀(ligature strangulation):使用绳索、电线或其他弹性材料勒杀上吊:基本上是以体重致使索状物(通常是绳子)缩紧的勒杀  

扼死或索状物勒杀原则上属于他杀,而上吊主要是自杀(吊刑例外)。这些勒杀的型式都因为同样的机转导致死亡。

扼死 

扼死是将手、前臂或其他肢体的压力施加在受害者的颈部,压迫气道和颈动脉。我们几乎不可能勒杀自己,所以扼死都是他杀。

受害者颈部的痕迹通常会合併挫伤和擦伤。攻击者扼死受害者时,手指施加的压力可能留下指状瘀伤,常见与拇指指腹和其他指尖形状相同的圆形瘀伤。这些瘀伤通常出现在受害者颈部侧面,不过也有例外。若攻击者正对受害者,就可能用拇指压住颈动脉所在的凹处。此时主要的瘀伤可能在气管两侧,受害者颈部两侧或后方则是较小的指状瘀伤。

除了瘀伤,攻击者的指甲也可能留下擦伤。攻击者用手指紧握受害者的颈部,指甲可能因此刮伤或深入受害者的皮肉。这些指甲造成的擦伤通常看似线形的抓伤,或在指甲压住的地方出现半圆形的细线条。  

在扼死的情况下,受害者的脸部常见充血,并可发现眼部点状出血的情形。多数攻击者都用了比必要更多的蛮力,所以也可能造成颈部肌肉受伤,法医经常在解剖时发现这部位的肌肉有出血情况。此外,喉头处的甲状软骨([thyroid cartilage]俗称亚当苹果)角骨折与舌骨骨折在扼杀攻击中都是常态(见图8-2)。

为真正的「鉴识迷」所写:如何分辨自杀与他杀的上吊?
图8-2:甲状软骨角和舌骨。这些脆弱的结构常在扼死时骨折,索状物勒杀和上吊时则较少发生。

锁定犯罪嫌疑人时,必须仔细检查他是否有受伤迹象,这一点至关重要,因为受害者往往会奋力抵抗,而在攻击者身上留下抓痕或瘀伤。这种伤通常会出现在攻击者的手指、手部、前臂和脸上。若是强暴勒杀,抓痕可能出现在攻击者的侧腹或是背部。

另一种扼死的情况是勒颈(chokehold),有时执法者会用这种方式制服好斗的对象。勒颈有两种基本型式:锁臂式和锁喉式。目的都是压迫颈动脉,使对方失去意识。使用锁臂式时,员警用前臂横过对方喉部前方,再用另一只手抓住对方手腕并往后拉,透过前臂对颈部施压。有时员警不用手臂,而是用警棍。锁喉式则是用手肘弯曲处抵住对方脖子中央,再用另只手抓住手腕向后拉。这会造成钳子或剪刀效应,阻断左右颈动脉。此类压制技使人失去意识、造成脑部损伤或死亡的速度远比一般认为的还快。

法医时常遇到警方因使用这些压制技而遭投诉暴力的情况。倘若施力过当,可能造成甲状软骨和舌骨骨折,以及颈部束带肌(strap muscles)出血。无论对象是活人或是死者,法医都必须评估和判断造成这些伤势的原因。

索状物勒杀  

索状物勒杀发生在束带围绕脖子缩紧的情况,缩紧的力道不像上吊是来自受害者的体重。大多索状物勒杀都是他杀,但也有些是意外,甚至是自杀。

索状物勒杀通常是使用绳索、铁丝、电线,以及项鍊、皮带、胸罩、长袜等衣物。倘若该物品的材质柔软,如毛巾、床单或丝巾等,受害者颈部可能不会留下可见痕迹。若是犯案工具被带离现场,法医较难判定确切的死亡原因。

反观若是细长的索状物如电线,受害者的颈部则可能留下一道凹沟(沟槽)或凹痕(勒痕)。凹沟是深深的凹陷,宽度符合攻击者使用的索具。如果使用的物品比较粗,凹痕就会宽而浅,有时会造成瘀伤和擦伤。有时,这些痕迹会透露出所用索状物的纹路,例如绳索编织的型式或是链条环扣的样式。

索状物勒杀跟扼死的情况很类似,受害者的脸部通常会充血,连带巩膜和结膜点状出血。不同的是,颈部肌肉出血和甲状软骨、舌骨骨折较不常见。这种差异大致是因为手指较粗,受压面积比索状物宽,压力比较分散。  

即使是遭到严重肢解的尸体,索状物的痕迹仍有可能保存下来。凹沟里的组织受到压迫,使得下方血管塌陷。人死之后,造成尸体腐烂的细菌通常会透过血管散布至全身。凹沟处因血管塌陷使到达该区域的细菌减少,反而减缓了腐烂的速度。

相较于上吊,索状物勒杀的凹沟通常和脖子呈现水平(见图8-3A)。这是因为无论攻击者是面对受害者或从背后攻击,都会从两端横向缩紧索状物。

为真正的「鉴识迷」所写:如何分辨自杀与他杀的上吊?
图 8-3:索状物勒杀与上吊留下的痕迹。索状物勒杀的凹沟通常呈水平(A),上吊的凹沟则斜过颈部,较高那端在靠近绳结的位置(B)。

解剖时,也需要检查受害者的双手和指甲,因为受害者的手中可能紧紧抓着攻击者的头髮,指甲里则可能有攻击者的血液和组织。

用索状物勒杀的方式自杀很罕见,不过仍然发生过。失去知觉的时间大约需要十五秒,因此受害者有时间固定好索状物,可能是打个结或是把绳索缠绕几圈。受害者失去意识后就无法解开索状物,接着窒息而死。

索状物勒杀的意外情况也很罕见,通常是围巾、领带或其他衣物被机器或移动中的车辆缠住,由滑雪缆车、电梯、机车和汽车所造成的。伊莎朵拉.邓肯(Isadora Duncan)或许是索状物勒杀意外最着名的受害者。

上吊

不同于勒杀,上吊的窒息是身体重量缩紧套索或其他索状物所致。这意谓着受害者必须完全或部分腾空。上吊几乎都是自杀;他杀也有吊死的情况,却相当罕见。很少有意外上吊,这类事件的受害者多半是儿童,他们被绳子或衣物缠住后,发现自己完全或部分腾空。 

虽然气道可能受到压迫而造成呼吸中断,但上吊真正的死亡原因大多是颈动脉受到压迫。除非是司法上的绞刑(法律刑罚),否则颈椎(颈部脊椎骨)骨折的情况并不常见。

吊刑  

颈椎共有七节,吊刑时通常会是第二颈椎(C-2,又名枢椎[axis])骨折。第一颈椎(C-1,又名寰椎[atlas])和颅骨基部融合,因此第二颈椎会承受坠落时的冲击(见图8-4)。事实上,无论第二颈椎骨折的原因为何,都称为「上吊者骨折」(hangman’s fracture)。通常会立即死亡,不过心脏可能要过十五分钟左右才会停止跳动。要形成这样的骨折需要从够高的地方坠落,这在上吊自杀的情况并不常见。

为真正的「鉴识迷」所写:如何分辨自杀与他杀的上吊?
图8-4:上吊者骨折。第二颈椎(C-2)的骨折,发生于吊刑,又称「上吊者骨折」。

要形成颈骨骨折,需要从多高的地方落下?有几个决定性因素。肥胖者以及颈部肌肉较少或有颈椎关节炎的人,颈椎可能很容易就骨折。肌肉发达、脖子粗壮的人则恰恰相反。实行吊刑时,会将这些因素纳入考量,以评估所需的落下高度。高度不足,死刑犯是被勒杀而死;高度太高,则有可能断头。

自杀与他杀的上吊  

在上吊自杀的情况中,受害者通常用手边可用之物做为套索。绳索、皮带、床单、衣物和电线都很常见。监狱中常见的工具是床单和衣物。

如果受害者的双手被綑绑,很明显的或许有人助了一臂之力,而将其指向他杀,或至少是有人加工自杀。情况并非如此。有时受害者会綑绑自己的双手来了防止改变心意,否则他可能试图挣脱,而在靠近套索的肌肉留下擦伤或割伤。

假如死者的双手被綑绑住,法医应该仔细检查这些束缚的绳结。如果绳结不可能是受害者自己打的呢?这就表示是他人所为,而提高他杀的可能性,或至少有人协助自杀。

法医可能会寻求法医结绳专家的意见。结绳专家具备索状物与绳结的专门知识,也许能够判定是否是受害者自己绑的结。专家也可能描述绳结的特徵,藉此缩小犯罪嫌疑人的範围。

人们会依据个人的知识、技术和习惯来打结,而某些绳结可能暗示某种职业或嗜好。例如,航海用的绳结和农业或牧牛的绳结非常不同,也和一般人包装时常用的「蝴蝶结」或「祖母结」(打错而易鬆开的平结)有很大的差异。

此外,如果绑缚的索状物製作得很特别,可能是个有用的线索。或者索状物的末端曾被剪过,切口也能提供有价值的工具痕迹证据。

上吊的尸检结果 

上吊后出现的颈部痕迹样式,主要是依据使用的套索特性。像床单这类柔软的套索留下的痕迹可能不多,或甚至没有痕迹;如果受害者很快就被发现,割断索状物放下来,法医也许完全无法找到痕迹。上吊和索状物勒杀类似,绳索或细绳可能在受害者颈部留下明显深沟。尸体挂着愈久,凹沟愈深。用这类套索时,擦伤和挫伤也很常见。有时,凹沟和任何相关的瘀伤会透露出绳索编织的型式,或是链条环扣的样式。而由于这些套索严重压迫凹沟处的肌肉,几乎「挤出」那里所有的血液,因此凹沟可能呈现淡黄色。经过一段时间,颜色将会加深至带褐色。

上吊的受害者身上的凹沟会呈倒V型,斜过颈部,最高点是打结的位置(见图8-3B)。所以如果打结的位置在受害者的左侧,右侧的凹沟会比较深、位置比较低,并且往左耳处斜上。靠近结的地方,凹沟一般会变浅而消失,会出现这样的勒痕是因为身体挂在套索末端。这和索状物勒杀的情况不同;索状物勒杀留下的痕迹通常是呈现水平。

如果上吊后几个小时就被发现,受害者可能脸色苍白,舌头从嘴里伸出,呈深紫色。铁青的肤色只会出现在个别部位;这种状况下应出现在腿部、前臂和双手。

解剖时,法医通常不会找到脸部充血或点状出血的状况;这在扼死和索状物勒杀时很常见。法医也不大可能发现颈部肌肉出血,或甲状软骨、舌骨骨折。如果是上吊自杀,但死者没绑住自己的手,可能会在背颈部找到擦伤和抓痕。不过,尸体上应该不会有其他创伤;如果有其他创伤,或许得考虑凶杀的可能性。比方说,如果法医发现瘀伤,推论出受害者在上吊前受到殴打或束缚,那幺凶杀就是最可能的状况。不过并非没有例外。受害者可能在自杀之前自残,或是在上吊时挥打,撞到墙壁或家具而造成瘀伤。

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受害者有可能因为药物或酒精而减少反抗,然后才上吊。这可能是为了让死亡看起来像凶杀的安排。因此上吊的死者都应该做毒药物分析。不过有一状况可能模糊问题──受害者可能服用酒精或药物,让自己「有勇气」了结生命。这时候,法医或许能从受害者身上药物或酒精的浓度盼对是否足以「让受害者失去知觉」,或只是妨碍判断力。重点是,如果受害者体内的药物浓度高到让受害者失去知觉,就不可能上吊自杀。

医会检查从受害者颈部移除的绳索或索状物,索状物性质和打结的种类会是宝贵的资讯,尤其是在有凶杀可能性的情况下。如同先前提过的,法医结绳专家会参与案件辨别束缚用的索状物。

自慰性窒息  

自慰性窒息或性窒息是一种特别的窒息状况。这种窒息牵涉的机转通常是摀死或勒杀。通常死者都正在进行某种自慰仪式。有时,性窒息是性活动的一部分。

不完全窒息有时后会强化性快感。大脑缺氧的第一个症状是晕眩;这种感觉被认为会强化性兴奋。这个游戏其实非常危险。

最常用的方式是上吊,不过非上吊式的索状物用法,或塑胶袋也会被使用。死者安排可以用绳索或选择好的索状物「随心所欲」压迫颈部的状况。有可能是精心安排,或纯粹只是随机行事。通常会有某种「自救装置」,死者能透过适当的移动而解除压迫,也可能有某种工具可以剪断索状物或割开袋子。

不幸的是,错误的判断可能酿成悲剧。大脑缺氧会使判断力变差,无法正确评估缺氧的程度,以致于突然失去意识。失去意识之后,死者就无法自救了。伴侣的性爱中,一人判断错误可能使另一人送命。

有时性爱仪式过程中会吸进某些气体,造成缺氧和其他生理紊乱。例如一氧化氮和亚硝酸戊酯(amyl nitrite)两者都用于性爱游戏,可能造成血压暴跌导致意识丧失和死亡。在不完全窒息的情况下,吸入这些气体可能特别危险。

最典型的场景是男性死者因为上吊的套索而部分悬空。死者可能穿着女装或身边都是色情杂誌、照片或情趣用品。有些死者的手被绑着,令人怀疑可能是凶杀故布疑阵,装成意外死亡。不过这样的束缚也可能是仪式的一部分。就像其他的上吊死亡一样,检查束缚能确认受害者能否将自己绑起来。

书籍介绍

《犯罪手法系列:法医科学研究室:鉴识搜查最前线, 解剖八百万种死法》,麦田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道格拉斯.莱尔
译者:祁怡玮、周沛郁、林毓瑜

为鉴识科学着迷?缺乏全职法医的工具和所受的训练,并不意谓着你无法了解犯罪现场调查的一切。

犯罪剧富有娱乐性,但实际上绝大多数的鉴识案件都不是在一小时内侦结。在本书中,获奖作家亦是热门影集顾问道格拉斯.莱尔剖析法医科学的每个面向,让你三两下就解开你锺爱的电视剧里的谜团。从指纹、纤维、血液到弹道分析,你将走过抽丝剥茧的过程,从最微小的线索中解读最重大的讯息,还会学到好莱坞哪里搞错了,真实世界中的鉴识专家每天又是怎幺工作的,更有甚者,他们的领域遍及解剖学、生理学、药理学、昆虫学、人类学、心理学等,族繁不及备载。如果你对鉴识有兴趣,你将学到入门的方法,并了解这类型的工作所需的学识背景。

为真正的「鉴识迷」所写:如何分辨自杀与他杀的上吊? 麦田出版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