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量资料下谁有隐私?(1-3)
分类:S生活港

巨量資料下誰有隱私?(1/3)

资讯时代下,握拥巨量资料也等同握拥权力,而个人隐私又如何顾及?使用者付费或许是个方法。


重点提要

隐私未死。只是在网路时代,选择如何看待隐私将大为影响未来。我们应避免以「得与失」来谈隐私,也就是放弃越多隐私就能得到越多好处。这些好处经常被夸大了。我们不应该强迫每个人遵守单一的隐私伦理,而是应该允许每个人能从不同的隐私程度中,选择自己所要的。个人资料价值化可让人们掌控自己的资料、选择自己要的隐私程度,同时资料变得昂贵也能防止企业与政府无节制地搜括及探勘。

不完美的资讯

欲釐清一个複杂难解的议题,通常有效的第一步是认清真相。但是就隐私问题而言,真相却对我们关上大门。那些剥夺我们隐私的人,无论是政府或商业机构,都希望我们不要窥探他们的隐私。例如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始终不愿透露其大规模监控作业的完整内容,即使最近前NSA技术承包商员工史诺登(Edward J. Snowden)洩密,我们对真相仍然只有概略的了解。

今日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掌握谁取得了谁的什幺资料。某些组织(例如NSA)知道的远比任何人都多,但即使是他们,也无法全盘掌握商业和政府组织运用了哪些演算法来处理个人资料,或产生了什幺效果。

因此,目前隐私这个晦暗不明的议题,我们尚未能以现代科学方法来研究,顶多只能靠理论、哲学、自省及传闻轶事等这些并非首选的方式来了解。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思考、探究。

什幺是隐私?

隐私也是一种文化表徵。我在美国新墨西哥州长大,曾和培布罗的原住民一起度过一个夏季。他们抱怨说,人类学家对他们文化的伤害比传教士更大,因为人类学家把他们的秘密公诸于世。儘管如此,告诉我这件事的老夫妇,他们有个儿子后来也成了人类学家。此外,留美的中国学生以前会不敲门就闯入别人的房间,而且他们不知道为什幺这幺做不被允许。这种情形现在已经改变,正如中国也不再是昔日的中国了。

现在的年轻人与宅男、宅女有时被认为比年长者更不重视隐私。老一辈的人在成长过程中从没见过穿戴式电子运算装置,遇到头戴式摄影机时,更可能觉得被侵犯了。人们批评(或讚赏)脸书这类企业让年轻人适应了NSA和其他情报单位的作为。来自社会底层最大力提倡隐私的一群人,或许是枪枝拥有者,他们害怕成为政府列管对象,最后枪械遭没收。

儘管人们看待隐私的态度差异很大,政策议题通常都朝向「得与失」的讨论。如果政府必须能分析每个人的个人资料,才能在恐怖份子行动前逮捕他们,那幺每个人就无法同时享有隐私与安全。至少,得失论的说词常常就是如此。

用这种方式看待隐私有点偏差。看看这些得失论的论调,最后总是把隐私说成文化认同的迷信、是安全感的心理慰藉。人们为了某些好处,会「愿意放弃」多少隐私?这个论调隐含的概念是,任何对隐私的渴望或许都是不合时宜的,就像人类视网膜上的盲点。这就像问:为了治疗严重疾病,病人愿意服用多幺难以下嚥的药?其中隐含的意思是,病人不能再这幺娇生惯养。类似的论调还有:只要人们「分享越多」,就可以在网路世界享受越大的方便或创造更多价值。

对于隐私的看法因人而异,儘管得失论听来似乎很合理,但那可能是错的。如果「不同族群或文化维持不同隐私观」的看法是有价值的怎幺办?毕竟,文化多样性在本质上应该是件好事,否则就是在说文化、思想与使用资讯的习惯都已经发展到最好,而其中只有某一种看待隐私的方式(不管是什幺)是正确的。就像生态学家绝对不会认为演化已达到终点。或许不该把同一套隐私伦理强加到所有人身上,而应该让人们自由地从不同程度的隐私中选择自己所要的。

隐私就是权力

在资讯时代,隐私的意义说穿了就是有些资讯是某些人可以取得、但其他人不能取得。而取得资讯也决定了谁能取得较多控制权。

资讯一直都是竞争财富与权力的重要工具,而在资讯时代,它更是最重要的工具。资讯霸权变得与金钱、政治力量或其他权力工具难分轩轾。最大型的金融机构也拥有最强的运算能力;看看他们的高频交易(编按:运用电脑程式快速执行大量的证券交易)就知道了。大量运算不只让那些把握时机的公司受益,也影响总体经济,因为它使得金融业的规模有惊人的放大效果。Google和脸书等公司纯粹靠着设计增加广告效果的「运算」在赚钱,所谓的「广告」已经越来越不靠词藻和风格来行销,而是直接调整资讯的曝光度。现代选举也是如此,以大规模运算找出容易被说服的选民,鼓励他们出来投票。隐私是个人、商业与政治利益的角力核心。

这种现况意味着除非个人能保护自己的隐私,否则将丧失权力。隐私已变成一种基本个人事务,但是大部份人都没受过专业训练,懂的人比较能在资讯时代自保(例如吓阻盗取个人身分的窃贼)。因此社会变成对某些技术爱好者有利,不只就业市场如此,个人生活也是。

有些活跃于网路上的人主张,我们应该完全没有秘密。但宣称「分享至上」的年轻技术玩家通常也最爱阻拦寄生在大部份网站上的间谍软体,或使用加密来从事电子通讯。这样看来,年轻技术玩家和最大的科技公司很像。脸书和竞争对手向使用者提倡资讯开放和透明化,却把预测使用者行为的模型藏在又深又暗的地下室。(待续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